????“该死的,明明只是人类,只是区区的人类而已,为什么”

????战斗持续了近一个小时,在这段时间内,青面鬼使尽了浑身解数,比面对鬼杀队时都要百般努力,可就算如此,它始终无法对加藤惠和雪乃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,反而似乎让她们变得更加强大

????这并不是它的错觉,通过这一个小时的战斗,加藤惠和雪乃确实变得更强了。

????初次踏入超凡领域的人,在渡过名为基础的起始阶段后,进步的速度永远是最快的,而最好的方法当然就是实战。

????加藤惠和雪乃拥有年轻的身体,远超常人的天赋,加上名师的指点,哪怕修炼时间较短,在这条超凡的道路上也已经走得相当远了,她们唯独欠缺的就是经验,以及作为一名强者的心态。

????然后,这些需要在后天积累的东西,她们在这场战斗中得到了,并进一步挖掘出了自己的潜力,从而让她们变得更加强大,比如加藤惠的黑暗行之术,现在已经能够坚持一分半的时间。

????当然,促使着她们进步的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宝物小圆世界的收获。

????对于其他超凡者而言,他们在获得世界赠予的好处后,很快就能将其转化为自己的力量,但对于加藤惠她们这些新人就很难,哪怕有高人指点,她们能够真正消化的也只有极少一部分,毕竟有些东西只有实战中才能够获得。

????正是这次战斗,将她们那未曾消化的力量挖掘了出来,进而给她们提供了源源不绝的力量,足以支撑她们来完成这场漫长的战斗。

????不过这种消化也是有限度的,很多东西在她们的实力未达以前都无法进行转化,而随着这一个小时下来,哪怕她们的精神还很旺盛,体力也已经渐渐有所不知。

????继续战斗下去的话没有好处,反而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损害。

????一直观注着两人的栗山未来如此判断,她觉得到这里差不多就可以了,决定将战斗接手过来。

????然而,还不等她有所行动,青面鬼忽然窜出了战团。

????它没有逃跑,而是主动杀向了栗山未来。

????加藤惠与雪乃实力的飞速进步,让它的战斗越来越艰难,鬼虽然不会死,但随着力量的消耗还是会变得虚弱,如果它一直无法打赢,那么当它力量耗尽的那一刻,就会被生擒,然后只要等到太阳升起,被日光一照,必然灰飞烟灭。

????虽然它还可以选择逃跑,而是被两个人类女孩打败,受到这样的屈辱,它绝对无法容忍,那么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吃掉人类,让自己变得更强

????加藤惠和雪乃它奈何不得,但栗山未来却一直躲在后方,显然是被保护的角色,作为补充力量的食物,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。

????所以

????“去死吧”

????青面鬼嘶吼着,以极快的速度掠过了加藤惠和雪乃,锐利的双爪撕向栗山未来的身体。

????只要一击,这种脆弱的人类必死无疑。

????原本应该是这样的,然而,就在两人距离拉近的瞬间,栗山未来猛的从掌心抽出了一把血刀。

????“什么”

????青面鬼几乎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,人类的血变成了刀,这种事情就连鬼杀队的剑士都做不到,为什么区区的人类,不对

????“血鬼术你到底是人是鬼”

????青面鬼下意识的嘶声吼问,问出之后,它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做出了最糟糕的选择,几乎条件反射的想要退离。

????但是,太晚了。

????如果在栗山未来反应过来之前,它就选择逃跑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,毕竟栗山未来没有远距离攻击手段,可它主动杀向栗山未来,整个人都在对方的射程之内。

????唰

????眨眼间,血刀划过,青面鬼脸部一裂,人在半空,已是被劈成了两半。

????“啊啊啊啊”青面鬼破碎的嘴痛苦的哀嚎,此时它所感受到的痛楚远远超越了被草薙剑所斩,甚至连鬼的力量都在流失,它迫不及待的想要重组身体,但它忽然惊骇的发现,自己竟然无法再控制这具身体,被血刀斩过的伤口,竟然像是在燃烧一样,冒出浓浓的黑烟,仿佛就像被日光照射一样。

????“好痛好痛好痛啊”

????青面鬼的两片身体痛得满地打滚,连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????本来还准备补上一刀的栗山未来,看到这一幕也愣住了,随后看着自己掌心流出的血渍,恍然道,“原来如此,是我的血吗”

????栗山未来不是普通人,哪怕在异界士之中她也是最特殊的,作为被诅咒的一族,她的血带有剧毒,毒性堪比强酸,对于生命乃至无机物都有着强烈的腐蚀性。

????而鬼灭世界的鬼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鬼怪幽灵,更类似于一种变异生物,它们有生命,更需要肉体,而支撑着这一切的就是它们那变异的血,然后当它们的身体触碰到栗山未来的血不同的诅咒交织在一起,互相侵蚀着。

????血源诅咒

????如果青面鬼有着十二鬼月的强度,或许还有办法清除这种诅咒,但它既没有那么强,在之前在战斗中又消耗了大部分的力量,此时根本无力对抗,眨眼间,它的身体就已是千疮百孔,惨不忍睹。

????加藤惠和雪乃几乎是本能的挪开了视线,并不是不忍,刚才战斗的时候,青面鬼满口污言秽语,不仅对她们极尽侮辱,还耀眼般的说过自己吃了多少多少人,那些人在被它吃掉的时候,又是如何的痛苦凄惨,滔滔罪恶,难以尽述。

????对于这种丑陋邪恶的存在,即便是她们也难以生出丝毫的同情与怜悯,如今落得这副下场,是它理所应得的报应。

????若是以德报怨,那何以报德

????因此,听到青面鬼的哀嚎时,她们甚至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,只是那具身体遭到血的腐蚀,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恶心,要是继续看下去的话,她们胃里的苦水大概会吐出来。

????“它死了。”片刻之后,栗山未来的声音响起。

????“死了吗”两人立刻扭过头来,但还是没有去看地上的尸体。

????“嗯。”栗山未来轻轻的点了点头,不仅直勾勾的看着,甚至还拿了根树枝蹲下身拔弄着青面鬼的尸体,说道,“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生命的反应,确实是死了,不过我想,除了血之外,应该还有第二灵魂的因素吧,血的威力变得更强了。”

????“怎样都好啦,你快点离开它吧。”雪乃催促道。

????“哦。”栗山未来应了声,确定青面鬼不会再活过来,随手便将树枝给扔了,向着两人走去。

????加藤惠和雪乃都很高兴,虽然这只鬼的人头被栗山未来给抢了,但这也意味着栗山未来能够对鬼造成致死的伤害,这样的话,就不用再费心去找什么紫藤花或者日轮刀了。

????果然,名言就是名言。

????魔法只能用魔法来打败,血的诅咒同样可以用血的诅咒击破。

????“我们继续赶路吧,顺便在路上恢复一下体力。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“对了,刚才你们打得不错,就是战斗中的空隙还是比较大,如果那只鬼的实力再强一点,你们可能就会受伤了。”

????“这样啊,那该怎么改进呢”

????“忍术方面我不是很懂”

????“让我来吧”

????三人走在路上,一边前进一边对刚才的战斗进行检计,然后大蛇丸也加入了进来,帮忙纠正两在战斗时一些错误的示范。

????就在加藤惠三人离开后不久,几位佩刀的战士匆匆抵达。

????“就是这里了,能感觉到吗”

????“嗯,确实有鬼的气息。”

????“小心一点,那只鬼的实力很强,已经吃过很多人了,还包括我们鬼杀队的战士,有三人在这里失踪了。”

????“所以才会派我们来执行任务啊。”

????“咦,等等。”

????“怎么了”

????“你们看那边,是不是鬼”

????“这”

????这支鬼杀队总共有四人,原本是受到上级的任务安排,前来消灭躲藏在这城镇里面的鬼,然而现在,他们只看到任务中的鬼被劈成两半的尸体。

????“有人比我们先动手了。”

????“鬼已经死了吗”

????“是的,只是尸体没有消失,奇怪。”

????“难道是虫柱大人杀的”

????“不可能吧,如果虫柱大人接手了这个任务,根本不需要派我们前来,而且它的尸体被腐蚀成这副样子,看起来不像是虫柱大人的手法,真是奇怪。”

????“总之,向上级汇报一下吧。”

????“嗯”

????栗山未来杀掉的鬼,并没有在鬼杀队中引起太大的波动,但是对于鬼舞辻无惨却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????他是鬼祖,经他变异的鬼几乎都受到他的支配,包括死亡。

????当青面鬼被杀掉之时,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死亡信息,让他本能的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,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种不安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烈,也越来越明显。

????就像冥冥之中的天意,他仿佛能看到一些来自于未来的画面。

????三天后,他终于坐不住了,向身处遥远的鬼下达了命令。

????“上弦月听令,即刻前往无限列车,杀掉使用血刀的人类不惜一切代价”